相片 2017-2-28 上午6 45 16.jpg

 

*00

 

甜膩的壞笑正中紅心,他撥弄著那頭宛如櫻花般的粉紅色髮絲朝著妳走了過來。

 

夜店吵雜的音樂聲在妳被他的雙眼緊緊勾住的那一刻宛如被停止了播放似的一樣安靜,

妳看著他從V領襯衫中微微露出的鎖骨線條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

伸手摸了摸自己頸脖,當妳發現他也同樣在緊盯著妳時,

妳就像是不想被看出自己內心的焦躁般地想要假裝鎮定。

 

「一個人嗎?」

 

那有著一頭櫻花髮色的男人不如所料的走到了妳的眼前,

當他將酒杯放在了你們兩個之間的桌檯前時,方才靜止的音樂聲瞬間又傾洩而出,

妳看著他的雙眼,那深邃得就像是要將妳吞噬進去一般的眼眸讓妳無法輕易的移開視線,

妳看見他拿起了妳的酒杯往自己的嘴邊靠去,當他皺起眉頭時,那反應也吸引了妳的注意。

 

「妳的酒好甜。」

 

有點令人沉淪的軟嫩的聲線傳進了妳的耳裡,

妳看著他的唇印上了自己杯緣邊今天特別挑選的豔紅口紅色,

不禁對自己純情的害羞覺到有些難為情,像是不想認輸一般的,

妳也伸手拿起了他的酒杯,就在妳意識到自己伸出的手正在緊張的微微顫抖時,

那男人突然間抓住了妳的手腕-

 

「烈酒,我不建議妳嘗試。」他溫熱的手心一瞬間的讓妳全身緊張的僵直。

 

妳有些不知所措的鬆開了原本握住他酒杯的手,其實妳一點都不擅長應付這種搭訕,

要不是長輩千拜託萬拜託的要你去相親,結果卻被相親對象狠狠了擺了一道,

妳也不至於會在這種適合在家睡到不省人的寶貴休假日待在這裡一個人喝悶酒。

 

鬆開的手重新的拿起了自己的酒杯,正當妳想要開口婉拒對方的搭訕時,

有兩個身材火辣又濃妝豔抹的女人突然間搭上了那男人的肩膀,

而其中一名一靠近就輕輕的在那男人的臉頰上烙上了一吻,妳突然心一緊的緊握住了酒杯,

眼睛不該往哪看的游移著,那吻上他臉頰的女人拿起了那男人的烈酒啜了一口,

那男人沒有阻止的動作讓妳不禁有些不平衡自己剛才被阻止。

 

「這桌給你們吧,我去別桌。」妳給了他們一抹既禮貌又不敢恭維的微笑。

 

或許搭訕這種事情有了一次後,就會有第二次。

 

梳著過時油頭的男人不時的碰撞著妳的手臂,不論妳移開多少次,他

就是能再次的貼上妳,「噁心-」妳的內心充斥著各種的排斥。

 

「就賞我一個面子吧,就只是遊戲輸了,讓我請杯酒也不是壞事阿。」那油頭男人將手搭上了妳的肩膀,他再次地將那杯豔藍的調酒移到妳的面前。

 

「就喝一口,我就離開,幫幫我吧美女!妳看我朋友們都在看著我。」妳的視線著他指過去的方向看去,確實有一群男女混雜的人正在看著妳與這男人竊笑。

 

「我只喝一口,然後你就馬上回去你該回的地方。」

 

皺下眉頭,妳瞥過眼的看了那男人一眼,當那男人聽見了妳說的話後,便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

妳拿起了那酒杯靠近了唇邊,當妳喝下了第一口準備將酒杯放下時,

那男人突然收緊了搭在妳肩上的手,並將妳的酒杯再次推向了妳的嘴裡。

 

就如同那有毒的紫藍色一般,那男人帶給妳的酒充滿著令妳抗拒的噁心味道,

妳在他的手鬆開後狠狠的推了他一把,隨後卻也因為突如其來的暈眩而腳步踉蹌,

就在那時,妳感覺到了那男人將手撫上了妳的腰間並用手指搓揉著妳隔著衣料的肌膚。

 

「噁心-」妳發現妳的身體漸漸無法隨著妳的意願行動,

渾身的力氣就算是被剝奪一般的無法使力,妳抬起了頭看著四周,

發現剛才還在遠處的那群男女全都圍到了妳的身邊。

 

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夾雜著許多不懷好意的笑聲,妳的雙眼就像是即將被黑暗席捲進去一般的眼前發黑。

 

「糟透了的一天。」內心的警報聲隨著妳的思緒這樣想著。

 

妳全身鬆軟的沿著那噁心的男人身上跌坐在地板上,

一股可怕的力氣正將妳的頭壓著不讓妳掙脫,妳的身體漸漸的發熱,

就在妳努力的定神想要看清楚眼前的是物時,妳只看見那男人正用著另一隻手在解開他的褲頭。

 

「噁心-」身體漸漸不受控制,妳對於自己的無力感到憤怒的流下眼淚。

 

就在妳不斷的抗拒不斷的用盡力氣搖頭拒絕眼前的一切時,突然有一股更強而有力的力量將妳從地板上拽了起來。

 

「就說了烈酒別喝,妳就是不聽。」

 

那人緊緊地將妳摟在了他的身上倚靠著,當那聲音傳入妳耳中時,

妳只看見了在各種五光十色的燈光照耀下,那人耀眼又美麗的粉紅色頭髮。

 

「是櫻花~」妳格格笑的伸手摸了摸那頭髮,無力支撐自己重量的雙腿仍踉蹌的來回碎步。

 

暈眩就像慢性病毒的漸漸讓妳無法思考,妳將臉緊緊地靠在了那男人的胸膛上,

伸手拉扯了自己的領口,此刻妳覺得自己的體內仿佛有一股無法衝破出來的熱氣讓妳渾身燥熱又惱怒,

妳企圖將自己的領口越拉越低,想讓外頭的冷氣流竄入了妳的衣內,

但當那股冷空氣就像是救贖一般的要進入妳的體內時的下一秒,

妳發現有人在妳的胸口前蓋上了一件外套。

 

即將失去意識的妳已經渾身癱軟的藉著那男人的力量支撐著,

就在妳的視線已經完全被黑暗壟罩,耳裡也漸漸覺得吵雜聲越來越小聲時,

妳聽見了在妳陷入昏迷前的唯一一句話-

 

「她是我未婚妻。」

 

而後,一切思緒伴隨著黑暗,靜止了。

 

-

[待續]

 

 

又開新坑有一種自掘墳墓的感覺。

Spring Love可能會有點荒謬跟老套ㅋㅋㅋ

 

Blog文章內容屬於本人腦量所有 ♥ 

未經同意隨意轉載即觸犯著作權法 請自重

歡迎分享觀後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shi Lee 的頭像
Nashi Lee

BTS x ARMY x Nashi x 梨

Nashi 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